什么好开心的。

得大三的时候,我们去普陀山,那位老方丈说的话吗?万丽说,我忘记了。康季平说,你可以忘记,我不会忘记。
万丽愣了一愣,说,是吗,那太好了,老关在办公室,闷也闷死了。陈佳说,计部长跟我说,想不到平书记都这么关心我,部里就更要重视我了,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决定带我去了。万丽没想到陈佳会这么说话,愣了半天硬是一句话也对不上去。陈佳不是个浅薄的人,但是她说这样的话,分明有向万丽炫耀的意思,而且还专拣了万丽的软档顶过来,万丽又气又疑惑不解,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赵军,想看看赵军是不是对陈佳的变化也有所感觉,可是从赵军那里什么也看不出来,赵军已经换了个话题,说,陈佳,冬至夜过得开心吧。陈佳的情绪立刻就低落了,说,是分手饭,有什么好开心的。
万丽立刻给董部长打电话,说,董部长,我是万丽,南州的万丽,您肯定不记得我了,当年我在省委党校学习,您到我们班来上课——董部长哈哈地笑起来,说,我怎么不记得你,万丽,不就是小万吗?坐在教室第一排的小万。你来看我?那太好啦。他告诉万丽,自己正在参加省里的一个会议,请万丽直接到宾馆看他。
万丽脸一红,赶紧站起来,说,周书记。周书记说,很年轻嘛。万丽不好意思地道,也不年轻了。周书记说,小万你不年轻?那我们这些人,坐在这里不是该脸红了?大家都笑了,黄校长坐在主席台的最边上,勾过头来和周书记说话,台下听不见,但万丽的感觉好像也是在说她,因为黄校长的话一说完,周书记又看着万丽笑,说,好,好,好——第三个好字还没有落音,聂小妹已经走到了主席台下,恭恭敬敬地从下面递上一本很旧的书到周书记面前,周书记倒是想接的,但因为主席台高了一点,够不着,聂小妹就赶紧从右侧的楼梯跑上主席台,站到周书记面前,说,周书记,这是您的著作。
万丽临出发前,计部长特意找她谈了话,吩咐了一些注意事项,虽然考察时间不过十多天,但也希望她能够给宣传部争光,给全团同志留下一个好印象。计部长还给了她一份全团的名单,说,小万,这份名单我是特意让老冯到市委办去替你要来的,你拿着看看,机关里各个部门的同志,有的恐怕你也不一定认得,先了解一下大概的情况,也有利于路上的交流嘛。万丽接过名单一看,果然,上面不仅有全体团员的名字,还有每个人情况简介。万丽没有料到计部长会如此细心如此体贴地关照她,心中十分感激,说,计部长,您放心,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。计部长笑道,对你,我当然放心。其实,我这些话也是多说的,我不说,也相信你能够做好。
万丽临走前,来区政府办公室整理要带走的东西,季主任走了进来,站了一会儿,万丽知道他有话说,可能又不好直接地说出来,便主动问道,季主任,有什么事吗?季主任犹豫了一下,说,万区长,我那里有些书,你也许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